【朋我】張凡的煩惱

謝謝@爬牆比愛一個cp簡單 借梗~

交換飲料的詳情請看她《關於可樂那件事》(≧∇≦)

最後要說我好像寫差了,導致張凡變成話癆,讓這整篇有點水

大家隨意看看

然後忽視少年篇裡應該還沒有微薄的bug,哈哈。

-------------以下不負責任正文--------------



大家好,我是張凡。今年高一,就讀一重點高中的重點班,拿手的科目是理化,人稱理化小天才就是敝人在下我。

我呢,頭腦不錯,成績也好,家裡又還過的去,這臉嘛......嘿嘿,從小到大收過妹子的情書也不下十來封,應該是也還可以。

照說像我這樣的人生勝利組能有什麼煩惱呢?哎,你們別不信,這還真有。

這事得從我班上一個哥兒們說起。

不不不,不是妳們想的那樣,別拿那種眼神看我。喂那邊那個妹子,別話沒聽完就急著更微博好吧?更別艾特我呀,這要被秦一恒看到了我還能活嗎?

好好,咱趕緊回到正題。

我這哥兒們呢,叫江爍,各科成績都挺好,待人也和氣,反正不是學霸類型的那種人,在班上人緣很好。而且據我觀察,偷偷喜歡他的妹子也不少。

不過呢,江爍這人雖然有學科頭腦,但真要我說,平時其實有點缺心眼,不習慣把事情想深,人家對他好,他就也對人好,從來不覺得這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貓膩。而且從開學以來,除了功課,一直在忙活別的事兒,自然也無心注意這些妹子。

不過呢,江爍這人雖然有學科頭腦,但真要我說,平時其實有點缺心眼,不習慣把事情想深,人家對他好,他就也對人好,從來不覺得這之間會不會有什麼貓膩。而且從開學以來,除了功課,一直在忙活別的事兒,自然也無心注意這些妹子。

因為我們哥倆都喜歡些子不語的事,所以特別投緣,常聚在一起研究。我基本上是以科學人的角度下去分析探索,而江爍呢,正巧有個懂行的發小,所以後來學校真的生了事,江爍就把他找來跟我一起組成抓鬼探險隊。


哎,這事就是從這開始的。


這人叫秦一恒,跟我們一般大,剛開始有點高冷的樣子,看起來不是很好親近,但對江爍的問題也算是有問必答。我也就跟在江爍旁邊搭幾句話,這一來二去,總算是混了個熟。


但就是跟他們倆愈熟絡,我就愈覺得哪裡不太對勁。這秦一恒根本把江爍當他家的犢子護著吧?

本來一開始我還覺得是我想多了,畢竟他們倆從小一塊兒長大嘛,又興許秦一恒生性愛照顧人什麼的。不過在秦一恒讓我去潑尿後,我就頓悟到這種跟江爍一般缺心眼的想法如同假期作業一樣,在開課以前,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幻。

早前江爍就跟我說過他手上那條銅錢紅繩是秦一恒讓他戴著保平安的,我尋思著也就是個平安符之類的概念吧。跟秦一恒比較熟了之後,有次我就靦著臉向他也要一條,畢竟我們學校還真是不安生,有個秦大師加持過的法器什麼的也是好的。沒想到,秦一恒聽了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說用不著,要真遇上什麼事就自個兒撒泡童子尿往身上潑也就是了。

臥槽!就你家江爍能用銅錢護著,小爺命歹只能潑尿是吧?

還不說這每次我們去探險,最險的活兒秦一恒一定是讓我去,一旦事情不對頭要撤的時候,秦一恒卻總是第一個大喊江爍快跑!

還有上次去飲品店,秦一恒不但一踏進去就幫他們倆的飲料都點好了,後來還當著我的面交換飲料喝的樂乎乎的,簡直當我是死人啊尼瑪!

但這都不是值得我煩惱的地方。畢竟如果他們真的是對好基友啥的,我就當我活該命不好被當狗虐虐也就罷了。事情壞就壞在,這一切江爍這缺心眼又缺智商的根本沒有自覺。

本來呢,我自以為聰明如我,早洞悉了他倆不可告人的關係。但班上同學流傳的黃本子,我看江爍也沒少收過,於是有次我旁敲側擊問他說怎麼你跟秦大師還要一起看這個啊?他竟ㄧ臉鄙夷地看著我,半晌才說:「張凡我都不知道你竟有跟兄弟一起撸管的癖好啊?」


臥槽!要不是想起我上次自己多嘴,把生辰八字都給了秦一恒,當下我連滅了江爍的心都有了。


而且江爍還說秦一恒一般是不看這個的,他爺爺要他守戒,得清心寡慾。


說真的,這狗屁理由,也只有江爍這二貨會信好吧。你他媽沒看見秦一恒看你那眼神,像是什麼清規弟子嗎?


好,總之我冷靜下來後得出一個結論:秦一恒知道自己喜歡江爍,江爍不知道自己喜歡秦一恒;秦一恒不知道江爍喜歡他,江爍不知道秦一恒喜歡自己。


媽的,我一定是被他倆害的,連講話也變逗比了。


等等,你們問我哪隻眼睛看到江爍喜歡秦一恒?


客倌,他要不喜歡人家,會三句話不離秦一恒?會秦一恒一來,眼睛就亮的跟什麼似的,我敢打賭,江爍連對秦ㄧ恒笑的角度都比一般人高15度角!


啥?你們又問我那這也是他們自個兒的戀愛問題,我瞎煩惱什麼?


哎,所以說,智者都是寂寞的。


你們聽過一句話叫大膽假設,小心求證吧?秉持著科學人的精神,我當然是要好好觀察他倆,來證實我卓越不凡的論述。


結果也不知道秦一恒是哪隻眼瞎了,還是有被害妄想症,以為全世界都跟他一樣,放著香軟的妹子不要,偏愛江爍這二貨,竟把我學術性的觀測眼光想成跟他一樣彎。


於是好啦,不僅三不五時在我面前搭搭肩,披披外套,演些宣示主權的小戲碼,弄得我眼疼不說,那些犯險打下手的活兒更是倍兒讓我幹了。


喂喂,你們公平些可以嗎?什麼叫我活該愛打擾人家談戀愛?我這還不是都為了科學研究精神嗎?我容易嗎我?

我只求你們幫我想想,要怎麼脫離這被自以為不是情侶的情侶閃瞎眼,又要被哥兒們的男盆友以為是情敵處處擠兌的苦逼日子啊?


评论 ( 6 )
热度 ( 48 )

© 秦二家的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