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亮之前

秦一恒看著床上又把被蓋橫過來的江爍,臉上漾出一個很淡的笑容,伸出手想去幫他把被子拉正,手探到一半,似乎又想到什麼停了下來,轉而想去撫開江爍大概因為夜裡微涼而皺起的眉,但就在快觸到時,秦一恒抿了抿嘴,終究還是把手收了回來。


有多久沒這樣看著江爍的睡顏了呢?秦一恒盯著床上的身影,開始失神。

他這個發小,從小特別黏他。

江爍小時候就跟很多小孩一樣,特愛看些鬼片鬼故事來嚇自己,晚上又不敢一個人睡,總是軟磨硬泡的要他留下來陪,說是有著秦一恒,就是有十個污穢來也不怕。


其實當時秦一恒自己年紀也還很小,家裡根本還沒教他多少本事,別說是十個污穢,就是有個路過的陰兵陰卒停下來歇歇腿,也是夠嗆的了。

不過秦一恒當然沒表現出來,只是任由江爍晚上睡覺時緊握著他的手不放,嘴上還胡扯著什麼書上說童男的陽氣是最強的,他們這樣牽著手睡,可以錦上添花,污穢都不敢近身。


「錦上添花」這成語是今天班上老師新教的,秦一恒側了側頭,剛想吐槽江爍,就發現對方早已開始打呼嚕。


等他們再大了一點,江爍還是愛看些神神鬼鬼的故事,也很常互相在對方家中留宿,但牽手睡這事,不知道從何時起,就沒發生過了。


不過江爍對他的依賴,倒是轉移到其他事上,比如說打遊戲。


初中的時候,他們幾個要好的同學,常組隊到網吧裡打CS,他們一群人捉對廝殺,就賭些冰棍飲料。玩沒幾次,秦一恒就發現其實江爍沒啥天分,射擊能力很差,最後付錢請客的總是他。


後來有次他抽到跟江爍組隊,但凡要攻擊的時候,他就讓江爍去B點安置C4炸彈,他一個人專心對付敵軍。那次他們大獲全勝,江爍難得當起大爺,指揮著輸家去買他指定口味的冰棍,當時江爍得瑟的臉,到現在秦一恒都還記得。


之後和江爍同隊的基本上都是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沒人有異議,只是漸漸學會在江爍去B點的路上想辦法偷襲。

再後來,秦一恒的槍法就愈發精進,常常江爍去B點的路上跑到一半,秦一恒就已經把人全放倒去跟他會合了。

但他跟江爍,還是有被「偷襲」的時候。

撇去打CS的時間,他跟江爍也總是行影不離,去哪都在一塊。為此還有女同學逗了江爍說讓他趕快嫁給秦一恒,別整天在學校曬恩愛,江爍向來和同學的關係都好,也沒跟女孩子較真,只紅了紅臉,回句要妳嘴欠。

當時不知怎麼的,本來在旁邊冷眼看著的秦一恒,突然覺得紅著臉的江爍有點可愛。

但有次放學,江爍卻意外地揮揮手讓他先走,秦一恒問他有什麼事,江爍也吱吾著不肯說,看他那樣子,秦一恒莫名地來了氣,抿抿嘴也就走了。

到了晚上,秦一恒正在房間收拾一些爺爺新給他的器具,江爍卻推開房門闖了進來,一看到他就急著喚他名字,好像有什麼事要講,然後似乎才又想到他們下午的不歡而散,倏地閉上嘴。

秦一恒被眼前人的表情逗樂了,但又不想表現得太明顯,只得沉住聲音要江爍往下說。

江爍看秦一恒不像是生氣的樣子,就開始把今天被一個別班的女同學約了放學後見,並要他別跟任何人提起的事一五一十地說了。

秦一恒不像江爍從小缺心眼,聽到這大抵也猜到發生什麼事,手卻不由自主一僵,胸口也莫名緊了起來,停了許久,才冷著聲音問:「然後呢?你答應人家了?」話說完,嘴裡卻盈滿他不知所以的苦澀。

江爍霍的站了起來,嚷嚷著秦大師你是不是神算?怎麼知道她跟我說些什麼?被秦一恒沒好氣地睨了一眼,才又乖乖坐下,訕訕地說道:「怎麼可能?在今天之前我根本不認識她呀,就胡亂找個理由推掉了。結果那女生還哭了。」

江爍後來還說些什麼其實他不太記得,只記得當下他第一次意識到,有別的人,也在喜歡他最好的朋友,他的江爍。

然後又意識到,自己早就不知何時喜歡上了這缺心眼,還對他產生了獨佔欲,而像是缺心眼會傳染似的,現在才發現。

然後?其實也沒什麼然後。

江爍離家去念了高中,他則跟在爺爺身邊學習,準備繼承家業。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他更加自覺地處處護著江爍。

知道他膽子明明不比貓大,骨子裡的好奇心卻能殺死十隻貓,又仗著他這個發小懂行,從此再也沒把心眼從家裡帶出來過,擺明是個惹禍的主。

好在秦一恒趕在江爍開學前,就自己到江爍的學校裡去勘查了一下,發現學校後山有貓膩,又尋東尋西地用高價換來一枚歲錢,在江爍邀請他到學校參觀時,再若無其事地把歲錢拿出來給江爍繫上,交代他千萬別摘下,能保他無事。

保他無事。思及此,秦一恒嘴角不禁扯出苦笑,算到今天,他秦一恒真的保江爍無事了嗎?

閉了閉眼,秦一恒不願再想起當年江爍被抹去記憶時的畫面。也是那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膽子從來沒大過江爍,竟然要到江爍失去意識前,才膽敢對他說出那句話。

說了什麼,江爍當然不記得,連秦一恒是誰他也沒能記得。

當然啦,心眼也沒記得長回來過,所以才在「秦一恒」再度出現時,看到「他」正在作局,江爍就又屁顛屁顛跟了上來。

「拿你的命換他?值嗎?」那個人曾經這樣問他,眼裡盡是嘲諷。

「情深難已,義無反顧。」他只淡淡地回了這八個字,眼淚卻不由自主的掉下來。

秦一恒睜眼瞥了眼窗外,天已經快亮了。又看了看江爍,已將棉被捲了起來,睡得正熟。

他彎了彎嘴角,在隱去身形前,無聲地又對江爍說了一次。

江爍,我喜歡你。



评论 ( 9 )
热度 ( 37 )

© 秦二家的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