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我】小段子-學費

PO主腦洞大開的渣產物。

關於秦教授的方術課學費什麼的......


-----腦洞分隔-----

「他媽的秦一恒!不是說要教我方術,讓我成為行內第一大仙嗎?還說這學費不能用錢,得拿...得拿....咳!總之你才上了一堂課竟又溜得沒影兒了,你這神棍,快還我學費!」


「那行。肉債肉償,還能付你利息。」


貳花在詭事錄的後記說他最後會讓大家看到大結局後的秦ㄧ恒和江爍。

我能相信他嗎?

我能相信我看到的是「人」嗎?

複習完第三部,心中疑惑更多,但手機版lofter 竟然不能發文字,權先這樣了。

求小夥伴勾搭討論啊!被謎團梗得好心塞⋯

一樣是不要臉的發歌詞占tag系列。(被毆)

不過這次跟朋我無關,只是剛好想到,這首歌有二月十三號耶。

作詞:林夕
作曲:梁翹柏
編曲:梁翹柏

只為那陌生戒指 重新打量你修長的手指
你送我的指紋 我欠你的心事
恐怕要在今夜 還給天使

喜悅出於巧合 眼淚何必固執
走完同一條街 回到兩個世界

原諒你 和你的無名指
你讓我相信 還真有感情這回事
啊 懷念都太奢侈
只好羨慕誰 年少無知

霓虹燈奄奄一息 十二點鐘即將成為歷史
往事若無其事 關係也沒關係
我們再來不及 重新認識

兩個人的巧合 總有個人堅持
回到原來的路 住同一個城市

原諒你 和你的無名指
你讓我相信 還真有感情這回事
啊 懷念都太奢侈
只好羨慕誰 年少無知

原諒你 和你的無名指
你讓我相...

【朋我】車上

腦補五十三章,江爍在車上睡著後的小段子。

取名無能,微虐注意。

然後寫的時候一直在聽〈步步〉和〈獨家記憶〉,簡直自虐。

是說這幾天我一直在糾結正劇裡一些謎團和矛盾,求小夥伴同討論啊,哭哭。

以下正文

-------

「你怎麼不跟小缺說清楚你現在是真的秦一恒?還是你癡心妄想他那缺智商的會自己突然開竅,抱著你喊秦一恒你別走?他媽的你倆能不能別這麼墨跡?你以為你時間多啊?」白開看著一臉憂心直往睡著的江爍身上蓋衣服的秦一恒,一臉不耐地嘀咕著。


「小聲點,他在睡。」秦一恒坐回身子,瞥一眼白開,沉默了一會兒才開口:「現在是哪個秦一恒對江爍來說有什麼差別嗎?他以為他認識的,不過是在車上萍水相逢的秦一恒,不過是...

【朋我】BGM系列,這次是少年秦一恒要把江爍的記憶抹去前。

一樣貼歌詞占tag

作詞:李安修/王裕宗
作曲:黎沸揮
編曲:杜自持

如果留下多一秒鐘 可以減少明天想你的痛
我會願意放下所有交換任何一絲絲可能的佔有

幸福只剩一杯沙漏 眼睜睜看著一幕幕甜蜜 不會再有
原本平凡無奇的擁有 到現在竟像是無助的奢求

我已開始練習 開始慢慢著急 著急這世界沒有你
已經和眼淚說好不哭泣 但倒數計時的愛該怎麼繼續
我天天練習 天天都會熟悉 在沒有你的城市裡

試著刪除每個兩人世界裡 那些曾經共同擁有的一切美好和回憶

愛是一萬公頃的森林 迷了路的卻是我和你
不是說好一起闖出去 怎能剩我一人回去 回去

那些曾經共同擁有的一切美好和回憶...


那天看貳花的直播前,本來幫江爍配的BGM是〈心動〉,

看到貳花證實秦一恒真想幫江爍沉陰河後,就換成這首了(哭

貼個歌詞,占個tag

任賢齊 

活著
作詞:劉思銘
作曲:劉志宏
編曲:Mac Chew
口白:莫文蔚

口白:(活著,沒有任何幸福
    活著,在世界上拖著痛苦的自我)

哭了 夜還是彩色的
死了 世界還是活著
被愛的人 記得只是挫折
而痛哪 是不能被原諒的

痛會一點點一件件吃掉想念 想念有一天有一夜你會出現
覺悟的 再深刻(再透徹) 再多殘忍(全都粉碎)
就算我的 我還活著

你是看不到聽不到存在身邊 等到咬住了遙遠的一點牽連
真心人 愛過了 就會懂得 心死了還要活著的坎坷

口白:(我們之間過去和現在
  ...

【朋我】張凡的煩惱

謝謝@爬牆比愛一個cp簡單 借梗~

交換飲料的詳情請看她《關於可樂那件事》(≧∇≦)

最後要說我好像寫差了,導致張凡變成話癆,讓這整篇有點水

大家隨意看看

然後忽視少年篇裡應該還沒有微薄的bug,哈哈。

-------------以下不負責任正文--------------



大家好,我是張凡。今年高一,就讀一重點高中的重點班,拿手的科目是理化,人稱理化小天才就是敝人在下我。

我呢,頭腦不錯,成績也好,家裡又還過的去,這臉嘛......嘿嘿,從小到大收過妹子的情書也不下十來封,應該是也還可以。

照說像我這樣的人生勝利組能有什麼煩惱呢?哎,你們別不信,這還真有。

這事得從我班上一個哥兒們說起。

不不...

天亮之前

秦一恒看著床上又把被蓋橫過來的江爍,臉上漾出一個很淡的笑容,伸出手想去幫他把被子拉正,手探到一半,似乎又想到什麼停了下來,轉而想去撫開江爍大概因為夜裡微涼而皺起的眉,但就在快觸到時,秦一恒抿了抿嘴,終究還是把手收了回來。


有多久沒這樣看著江爍的睡顏了呢?秦一恒盯著床上的身影,開始失神。

他這個發小,從小特別黏他。

江爍小時候就跟很多小孩一樣,特愛看些鬼片鬼故事來嚇自己,晚上又不敢一個人睡,總是軟磨硬泡的要他留下來陪,說是有著秦一恒,就是有十個污穢來也不怕。


其實當時秦一恒自己年紀也還很小,家裡根本還沒教他多少本事,別說是十個污穢,就是有個路過的陰兵陰卒停下來歇歇腿,也是夠嗆的了...

© 秦二家的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